我的卡謬歲月

在這島上,今天928日,30天氣晴-台北。

 

颱風過後,秋老虎發威,乾爽,但是被太陽曬到還是灼刺。

 

 

在那陸上,今天928日,20天氣晴-山東。

 

兩千多年以前的今天,孔老夫子光著身子哇哇大哭。

 

 

最近,台中107-Gallery 的老邱偶而打電話嘲笑我最近再賣啥。

 

我相信電話那頭的下午時光,他正和我那些好友喝紅酒抽雪茄,

 

鬼扯些和股市經濟一點都不相關的事。

 

 

在我被賣到台北之前,我常常睜大眼睛、豎起耳朵。

 

那荒唐的社會時不時就有些奇聞妙趣鑽到我腦子裡。

 

 

自我被賣到台北以後,我也常常睜大眼睛、豎起耳朵。

 

卻只在理性的空間裡讀著數字通路、可行性分析報告。

 

 

 

我突然懷念起台中的生活,於是翻出一張莫約兩年左右的照片看看…

 

 

 

上班時間的大白天裡,我正在書房畫著禿頭卡謬佬

 

從照片看來,我似乎很滿足呢。

 

 

現在呢?

 

我把報社的漫畫專欄開了天窗,部落格也荒廢了好久沒來更新。

 

卡謬佬死翹翹了?

 

我不是正給他訂製一套新的戲服嗎?

 

 

今天928日,剛好是我生日。

 

在非死不可裡,有許多人祝我生日快樂,非死不可真是雞婆…

 

 

生我的老爸老媽在天堂久矣,我決定

 

40年後一定要去陪陪你們,爸、媽! 要等我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