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類彙整:有電勿近

日月之間

 

網路上傳來鳳飛飛的消息,我和至少一千萬人的反應是一樣的,驚訝難過的說不出話來。

當夜清晨四點多就醒來,我下床著衣,開了車出門。

鳳飛飛演唱會CD在音響裡唱著,一分鐘後,我已開上公園後面的74快道往南直奔。

"河邊春夢"正在唱,歌詞哀怨,歌聲樸實,夜空清朗,月兒當空。

車過大里我姊家附近,我想起我姊姊,也曾有歌星夢,參加過電台的歌唱大賽。

我們全家守在收音機旁,聽到姊姊的歌聲從收音機裡流洩出來,唱著"濛濛細雨憶當年"。

雖然鳳飛飛曾經輝煌,但我知道她和我姊一樣,有過艱苦的青春和強韌的生命。

現在,她們都已離開人間,只留下記憶。

 

我想趁著日頭還沒出來感到日月潭,

其實只花了約40分鐘就抵達潭邊,依舊明月當空。

我開到壩頂停下來,走出車外,坐在草皮上等待日出。

北斗七星在東方,天蠍座在西方。

四下無人,魔神仔要出現我也沒有辦法。

 

     

清晨6點過後,氣溫仍低,但東方已漸白,

平靜的湖面偶有魚躍的水聲,在寂靜的空間裡極其響亮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遠方的玄裝寺燈火尚亮著,湖面倒著光。

猜想當日的報紙尚無法送到這裡,但還是起身上車,想到星巴克找一杯熱咖啡,

即使7-11的爛咖啡也行。

      

湖畔除了便利商店,所有飯店商家依舊沉睡中。

我只得往前到朝霧碼頭,天色已漸明。除了釣客,也有些早鳥漫步湖畔。   

日頭未出,月兒漸淡,日月之間,是日月潭最美的時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湖畔櫻花開過了頭,有氣無力了。

湖裡船隻還在睡夢中,幾個小時後,北京腔的客人會把它們塞滿。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小艇被扛到浮台上趴著睡,天明以後,潮濕的肚子會被曬乾。

我走出朝霧碼頭,往涵碧樓方向去,

涵碧樓後方湖畔,山頭上有個耶穌堂,山頭下有座蔣介石亭,是以前老蔣常佇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湖面上有片舢舨,一隻佇立舢舨船頭的白鷺鷥和我對望。

許久後白鷺鷥終於開口,只要它振起翅膀,這湖裡有它取之不竭的食物,

而你也只要振起翅膀,也能獲得無數寶藏。

    

 

向山在右前方,遊客中心的清水泥建築在望,

五彩雲朵倒映在水面上,這潭水在日月之間何其夢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鳳飛飛死去的陰霾還在心上。

我就唱首"河邊春夢"給鳳飛飛和我姊姊聽吧~

河邊春風寒,怎麼阮孤單,抬頭一下看,幸福人作伴,

想你伊對我,實在是相瞞,到底是按怎,不知阮心肝。

昔日在河邊,遊賞彼當時,時情佮實意,可比月當圓,

想伊做一時,將阮來放離,乎阮若想起,恨伊薄情義。

四邊又寂靜,聽見鳥悲聲,目睭看橋頂,目屎滴胸前,

 

自恨逮環境,自嘆這薄命,雖然春風冷,難得冷實情。

 

 

這次來台北,很令我失望

這次來臺北,很令我失望。

(本篇文章轉載自 王奕龙的日志  )

一下飛機,機場竟然沒有滿牆的景點宣傳廣告,取而代之的是如何預防感冒如何講衛生的公益海報,太不為外地旅客著想了,幸虧我提前做了旅行功課,要不然豈不是白來一趟臺北。過了海關走到機場大廳,很小很不氣派,也沒有象徵國容的美女帥哥,只有滿地的老頭志願者開機場運貨小車,非常不美觀。經過一個老頭的指引,在售票處老太太那裡買了票,坐上了開往市內的機場大巴。

一路上樓房破破爛爛,沒有大褲衩也沒有大蛋殼,沒看到一個體現國富民強的建築,沒找到一條長安街那樣可供閱兵的16車道大路,也沒有一個類似北京市中心可以放鴿子的萬人廣場,一想,可能沒開到市里,還在郊區的機場高速路上。最終大巴平平淡淡地到站了,這可是忠孝復興站,市中心了算是,一下車,奇怪,燈火在哪裡?繁華的氣氛在哪裡?你們的歡迎姿態呢?你們的主人翁意識呢?哦,也對,你們沒舉辦過奧運會也沒開展過世博會,最近的一個大場面還是遙遠的2017年什麼大學生運動會,太缺乏鍛煉和閱歷,哪裡像我們天朝,要打開所有燈光和煙火供你們瞻仰,連牛奶也要特選無毒的給奧運村。

到了賓館,前臺小姐很熱情,向我推薦很多臺灣好吃好玩的地方,但以我在大陸生活24年的經驗,這樣的熱情一定是有利益驅使的,哪位大陸的領導不是說過:沒有利益驅使,我為什麼要為你做事?,是的,前臺一定是在搞推銷,她肯定還拿回扣,但凡是她說過的地方我一定會格外小心謹慎,雖然中正紀念堂不要門票、臺灣大學更沒有圍牆,但也肯定有詐,總之防人之心不可無。

上了樓,條件倒還湊合,只是等了一晚上也沒有小姐打電話招待,連旁邊的足療也真的只按摩足,KTV也真的只給你唱歌,真想像不出臺灣人民,或者,臺灣領導的夜生活在哪裡度過,可能沒找對地方?先睡了,明天去市政府附近瞧瞧。

一大早終於等來了小姐的電話,結果還不是特殊服務,只是一聲叫床——“早安!給您送早餐嗎?

第一天去市政府及其周邊,這一天裡我又發現了臺灣的諸多問題,其中之一就是太不會利用資源。地鐵月臺的絕佳位置竟然沒有打出類似淘寶商城11.11.11光棍節吐血大特價的醒目廣告,盡貼一些哪裡哪裡有哺乳室、怎樣怎樣在地鐵裡逃生,甚至還佔用很大牆面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婦女夜間安全區提示牌。而我還發現,在麥當勞裡竟然沒有服務員收拾桌子,並且吃完居然需要自己垃圾分類傾倒,沒吃完的食物一個筒,餐巾紙包裝盒一個筒,醬包茶包一個筒,甚至杯子居然需要拆下蓋和吸管單獨扔,因為和杯身不是一個分類。這是多麼的浪費就業崗位,你不知道這要在大陸,倒垃圾和撿垃圾提供了多少萬人口的就業,你們小小的臺灣全部人口到大陸倒垃圾都不夠呢。

晚上看了《龍紋身的女孩》,電影前居然沒有哈根達斯的廣告,一上來講了半天這個影廳有幾個逃生門,觀眾以什麼路線逃走。我認為這都是完全沒有必要的,恰當場合應該讓領導先走,而既然這種電影沒有領導看,那麼觀眾走不走又何所謂呢?還不如多播幾個廣告,真沒經營頭腦。看了這場電影之後我才發現,原來每個電影都是有片頭曲的,並且長達5分鐘,我總以為綠色背景一條龍出現後馬上就正片開始了呢,一想也是,這裡沒有廣電總局。但沒有的確就是不好,不刪減果然吃不消,不說裡面的限制級鏡頭對青少年的毒害了,一部電影竟然能長達兩個半小時,沒有心理和生理準備下,看到最後我都快餓暈了。

另一個問題是臺灣人民明顯生活在恐懼中。滿大街總能見到遇到緊急情況請按此按鈕的設備;甚至正在我想扭頭浪漫地望望窗外的景色時,就會發現窗戶上一個大大的紅三角擋住視線,旁邊貼著一個小錘子,令我十分掃興;就連我想安心坐電梯的時候,揚聲器裡都會用三種語言播報如果電梯停住或者掉落怎麼辦,這使我感到十分緊張不安。甚至隨處可見消防栓、高壓水口、報警器、監控頭、緊急逃生口,連消防車都在路邊停靠好幾輛。我認為這些有礙大雅的東西應該像天朝一樣藏好(或者壓根沒有),讓國際友人看看我們是多麼的安全,建築品質是多麼的有保障,明火除了灶台和煙頭上其他地方一概不可能出現(當然萬一出現,按照老規矩,將明火和殘骸屍體以及輿論就地掩埋即可)。最重要的是,應該讓他們見識見識我們中華民族都是不怕死的。

電影院周邊終於繁華了一些,臺北101也在這裡,甚至還看到了LV專賣店,但我發現臺灣人真是沒見過世面,LV店裡顧客寥寥無幾,半天終於賣出去一個包,店員竟然出門向買者鞠躬半天,一看就是沒被大陸遊客開過光,要是有一天臺灣對大陸完全開放,洪水般搶購LV的大陸客會讓你們跪在地上磕頭的。

人最多的地方,其實不是臺北101,而是誠品信義書店。進去發現,臺灣人真是沒有邏輯,有說共黨壞話的書也就罷了,怎麼還能有說自己壞話的書呢——《臺灣歷史書裡沒寫的故事》、《國民黨新史》。並且什麼語種的書都有,連給小日本都開設了專間,當年抗日不全是你們國軍吃虧了?連你們的死對頭老毛都說了要感謝日本軍閥,還這麼寬容,怎麼就沒有立場和民族虛榮心,不好意思,民族自尊心呢?結果書店還這麼多,小小的臺北無數家誠品書店,但我想了想,明白了,覺得你們其實還是有眼光的,這一定是在學大陸——以開書店為由買地有優惠政策,到時候你們也會像北京第三極那樣等地段火了轉手把地高價賣掉。原來如此,你們開了這麼多書店,不是在裝有文化,而是在玩房地產,這手法很大陸,我很欣賞。

在書店周邊買了兩個小玩意兒,想砍砍價卻發現每個商品都明碼標價並直接以數位形式印到商品上,這說明臺灣和小日本一樣,全國統一定價。你們不知在大陸,一線城市和二線城市同一個商品的價格都不一樣,甚至一瓶可樂北京5環和2環的價格也不一樣,越牛逼的地方價格越貴,因為吹牛要繳稅。而在這,我這可是在臺北,怎麼來體現首都優越性,哦不對,省會優越性呢?

就在臺北101和誠品書店之間,電影院的對面,就是市政府,竟然這就是市政府。氣派的硬質鋪磚廣場呢?帶玻璃碴子的高牆電網呢?神聖不可侵犯的武警崗哨呢?最讓人不爽的是,你們政府顯然只愛玩樂而不為人民著想,因為政府門口沒有紅底白字的大幅標語為人民服務,卻寫著回避問題的祝市民龍年快樂

並且臺灣政府十分壓榨老百姓,因為到處可見隨地吐痰罰款7500新臺幣車廂內飲食抽煙罰款7500新臺幣這樣的告示,這大筆的錢沒收了一定變成財政收入。我認為,這為在大陸還苦苦釣魚的相關部門提供了啟示,咱們也可以學習臺灣搞亂扔廢棄物罰款以及車廂飲食吸煙罰款,這如果在大陸實行,第一年一定創收上千億。當然,萬一過了兩三年大陸人民素質真的高起來了,罰不到錢了怎麼辦?我認為這不是問題。兄弟部門已經為我們做出了榜樣——不論你買的車和船有什麼關係,不論你車排量多少甚至你今年到底開沒開,都要繳納車船使用稅和空氣污染稅。這也就是說,將來就算你在車廂在路上不吃不喝也不扔垃圾,但一樣需要繳納吃喝拉撒稅。

晚上回來走在大街上,居然看到有年輕人扶盲人老頭過馬路,我揉了揉眼睛,這不是我小學時候課本裡學過的鏡頭麼?在大陸20多年沒親眼看到,怎麼來臺灣第一天就見到了。我冷靜想了一下:這一定是在作秀,一定是官二代微服私訪和盲人藝術家在演一齣新聞聯播。但看了看兩邊,也沒有攝影機跟著,那估計就是紅領巾獻愛心活動,是要蓋章簽字寫活動報告的,總之一定要有立意有帽子。

步行回賓館的一路上,一個多小時裡沒看到有一個人隨地吐痰,沒看到有一個人大聲喧嘩,甚至沒看到馬路邊一件廢棄物,我想,這其實並不能意味著他們的人口素質高,我相信,一定是臺北成千上萬素質低下的農民工都回家過年了,只是我來的時機比較巧或者不巧沒看到而已。

到賓館附近的711,這我又發現:臺灣太不注意保護自己的民族企業了,日本的明治、澳大利亞的安可和臺灣本土產的牛奶放在一起同台競爭,這還讓不讓民族企業混了,這還怎麼往里加三聚氰胺啊,這還怎麼可能有中國馳名商標,哦不對,中華馳名商標啊。在這些品牌裡,我還看到了統一速食麵,可這樣,兩岸到底不是也沒統一麼。

回頭明個兒我找找路上跑的有沒有解放牌大卡。

 

翻臉書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his guy is Roy Chiou

翻臉書

 

只是01的無限組合和流竄,在一個虛無的世界裡浮現著一張張的臉孔,陌生或熟悉。每張臉孔都代表一個生命以及,許多欲望,你可賦予一種想像以及,許多可能,這是臉書,一個誕生未久的社群平台,JUST FACE,NOBODY

 

這成千上萬的無名小卒,大多時候像個別水分子離散的水蒸氣,沉澱或蒸騰,偶而卻可以滴流匯聚成大洪水。2010年開始,以國花茉莉花為名一路衝垮突尼西亞、埃及、利比亞的壟斷政權,甚至危及葉門、沙烏地,也使得中國政府不歡迎谷歌也封殺臉書,網路搜尋引擎上找不到茉莉花這個詞所衍伸的連結。

 

2010年,藝術家陳尚平也有了臉書,他因此連上了地球上各種異人角落,他看到了茉莉花。他放下了尼采和維根斯坦,通過觸控面板進入一則則驚奇畫面,也發送著他的創作,他的喟嘆詩詠。

 

2011年,苦守107寒窯九年的Roy邱老大,開始通過臉書作為他的擴音器,以往三言兩語的大嗓門難聽懂他到底要甚麼,卻在沒有標點符號的文字塗鴉牆裡看到他的浪漫與執著。地球西邊的老婆、地球南邊的妹妹們,每天看著他每天的頻笑哭罵,而心安而釋懷而支持。

 

這臉書,對他或者他或者其他的他,具備的不只是簡單的社群意義。這是一場當代的訊息交通革命工具,因而讓文藝復興看起來只像是半成品,工業革命只是陶土燒胚。而今網路已經沒有世代之別,甚且網路已從固網連線到無線行動派,ANYTIME & ANYWHERE從老到少集合成一座座臉書城邦,連結成一個龐大的臉書共和國,沒有組織沒有黨派,沒有媒體運作沒有民意代表,繼續號召群眾,無疆界的對抗華爾街的吃乾抹淨,傳遞亟待翻轉的階級與正義。

 

陳尚平於是,花了一年的時間,以臉書為題材開始新的創作,把他臉書上所有的朋友的一張張臉孔畫出來。不用畫筆、不用刮刀,一如雕塑,只用手掌指腹和指甲塗抹與勾勒。沒有多餘的色彩,只有紅與黑,紅的底疊了黑的輪廓又覆蓋了紅色又抹出樣貌,臉孔的五官似乎在國旗紅色的立體血色空間盯你看。一個個臉孔,構成一面又一面血染的旗幟,唱著悲喜未明的生命嘉年華舞曲。

 

 

 

Roy邱於是,把他2012年第一個檔期排出來,把一向極簡的107 GALLERY交給陳尚平,盎格魯薩克遜的白因而被赤化,靜默的空間頓時眾聲喧嘩,剛硬的氣質因紅焰燃燒而歡樂起來,一張張臉組成了血紅的旗,國家至上還沒有被摧毀,個人價值尚待分離,是真正新時代的革命姿態。

 

我們已不需報紙論壇、電視名嘴,我們不需要誰來為民喉舌,我們個個有頭有臉有嘴有舌、有文字有音樂,我們嬉鬧歡樂、同怒同悲,我們有機會顛覆頑古框架一個真正的Civil
Society
行將到來。

 

17日開始,有空路過台中市忠明南路107號的107 GALLERY ,您有臉書吧? 可以進去瞧瞧,老革命ROY邱也許在,藝術家陳尚平也許在。

 

 

桃花源記

 

民國末年,台中人,裝可愛為業,佇北海灘,忘路之遠近;

忽逢桃花林,夾岸數百步,中無雜樹,芳草鮮美,落英繽紛;

卡謬佬甚異之。復前行,欲窮其林。林盡水源,便得一山。

山有小口,彷彿若有光,便舍,從口入。

 

 

初極狹,纔通人;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攀岩數十尺,豁然開朗。

 

山頭平曠,遂做日光浴。

 

     

 

有鬼屋數棟、磚牆、榕屬之根,滿牆亂爬,狀極恐怖。

 

其中往來魔神仔,男女光裸,悉如外國人;黃髮垂髫,並佁然自樂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見卡謬佬,乃大驚,問所從來;具答之。便要還家,設酒、馬殺雞、作X

 

村中聞有此人,咸來問訊。

 

自云:「先世避匪亂,族人避此絕境,全餓斃不復活焉;遂與外人間隔。」

 

問「今是何世?」乃不知有登輝,無論扁、馬!

 

卡謬老一一為具言所聞,皆歎惋。

 

餘鬼各復延至其家,皆出酒食陪睡。

 

停數日,辭去。此台中人語云:「不足為外人道也。」

 

既出,便扶向路,處處尿之以為誌。

 

 

及台北,詣大頭斌,說如此。大頭斌即遣人隨其往,

 

尋向所誌,尿已蒸發,遂迷不復得路。

 

北投王世堅,高尚士也,聞之,欣然規往,未果,便跳海。後遂無問津者。(

 

2011年上海國際車展shaw girs

 

觀自在菩薩。行深波若波羅蜜多時。照見五蘊皆空。

 

 

度一切苦厄。舍利子。色不異空。空不異色。

 

 

色即是空。空即是色。受想行識。亦復如是。

 

 

舍利子。是諸法空相。不生不滅。不垢不淨。

 

 

不增不減。是故空中無色。無受想行識。

 

 

無眼耳鼻舌身意。無色身香味觸法。

 

 

無眼界。乃至無意識界。

 

 

無無明。亦無無明盡。乃至無老死。亦無老死盡。

 

 

無苦集滅道。無智。亦無得。以無所得得故。

 

 

菩提薩埵。依般若波羅蜜多故。心無罣礙。

 

 

無罣礙故。遠離顛倒夢想。究竟涅盤。

 

 

三世諸佛。依波若波羅蜜多故。

 

 

得阿藐多羅三藐三菩提。故知般若波羅蜜多。

 

 

是大神咒。是大明咒。是無上咒。

 

 

是無等等咒。能除一切苦。真實不虛。

 

 

故說波若波羅蜜多咒。即說咒曰。

 

 

揭諦揭諦。波羅揭諦。波羅僧揭諦。菩提薩婆訶。

妳也是麻豆?

從來沒有這般品味

台語有諺:『走不知路』。意思是說:沒弄清楚狀況就去幹的事。

 

卡謬佬,不用說,是個眾所周知的爛咖。

這個很沒品的濫咖,把他所經歷的梅品爛事寫成了兩本書,

出版社禁止他在大眾前面曝光,以免傷害到書的銷售。

 

CHIC人魚,是個很有品味的女子。

這個很有品味的女子,把她吃遍東京的知名餐館的經歷,

寫成了【東京幸福玩味】這本書,那是集品味、味覺! 還要有銀子的大成。

 

顯然,現在,這個很有品味的女子就是『走不知路』了,

CHIC人魚居然邀我去參加她的新書發表簽書會當嘉賓。

 

我上人魚的部落格一看

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chicmermaid-2006/article?mid=61813&prev=-1&next=61780

 

 

乖乖我的媽! 贈品這樣多….(這下卯死了)

雖然她很熟悉東京的路,但是她卻誤以為卡謬佬和她是同一路數

完全搞錯,但我暗自竊喜。

 

卡佬出版兩本書,從沒辦過啥簽書會,這次終於有機會到簽書場子了

我已經模擬好當天簽書會的狀況..

 

我決定抓緊麥克風,啪啦啪啦一直講,

把兩本書所缺的簽書會,把我積累已久該講的話一次講光

 

 

 

 

不只,我還要講我在東京出糗的事、講我看東京鐵塔(電影)哭得一蹋糊塗的事

 

講我在新東京卡拉OK(在台南)喝到掛的事、講東京大轟炸…

 

! 那真是太滿足了呀!!!

 

 

還有,CHIC人魚要是簽不完,我還可以幫忙簽,

 

還有,人魚的書要是賣光了,我開始賣我的,哈!

 

希望大家去捧場喔。

 

 

時間:2020年10月10日(周日) 下午02:00

 

地點:環球購物中心板橋店2F金石堂書局旁藝文空間

 

Address:板橋市 縣民大道 二段 7 號   (地點就是高鐵 捷運 火車站 三鐵共構的板橋站2樓)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我的卡謬歲月

在這島上,今天928日,30天氣晴-台北。

 

颱風過後,秋老虎發威,乾爽,但是被太陽曬到還是灼刺。

 

 

在那陸上,今天928日,20天氣晴-山東。

 

兩千多年以前的今天,孔老夫子光著身子哇哇大哭。

 

 

最近,台中107-Gallery 的老邱偶而打電話嘲笑我最近再賣啥。

 

我相信電話那頭的下午時光,他正和我那些好友喝紅酒抽雪茄,

 

鬼扯些和股市經濟一點都不相關的事。

 

 

在我被賣到台北之前,我常常睜大眼睛、豎起耳朵。

 

那荒唐的社會時不時就有些奇聞妙趣鑽到我腦子裡。

 

 

自我被賣到台北以後,我也常常睜大眼睛、豎起耳朵。

 

卻只在理性的空間裡讀著數字通路、可行性分析報告。

 

 

 

我突然懷念起台中的生活,於是翻出一張莫約兩年左右的照片看看…

 

 

 

上班時間的大白天裡,我正在書房畫著禿頭卡謬佬

 

從照片看來,我似乎很滿足呢。

 

 

現在呢?

 

我把報社的漫畫專欄開了天窗,部落格也荒廢了好久沒來更新。

 

卡謬佬死翹翹了?

 

我不是正給他訂製一套新的戲服嗎?

 

 

今天928日,剛好是我生日。

 

在非死不可裡,有許多人祝我生日快樂,非死不可真是雞婆…

 

 

生我的老爸老媽在天堂久矣,我決定

 

40年後一定要去陪陪你們,爸、媽! 要等我呦。